第空章
漫步薛克瓦索

第空话 漫步薛克瓦索

「纳琪,紧跟上,不要落下了!」一个戴着圆眼镜的老婆婆带着一个二十多岁的金发女子站在码头的木桥边站着。金发的女子正在和船夫讨价还价。

「不行,最多7赛1

「小姑娘,哪有你这样的啊?干我们这一行的,风餐露宿,7赛让我跑一趟加多尼那岛我不亏本才怪哩!你可去问一问行情价,最少7赛5卡2

「纳琪,你就不要和他争来争去的了,按他说的吧」

「赛普老师!他就是看我们是外地的,准备敲我们一番!」

「我们又不是差这一点钱,既然他死咬不放那就算了吧。」

「哼呒~」纳琪嘟着嘴,「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一边埋怨着一边把手伸进自己腰边别的口袋中拿钱。

「好嘞!7赛5卡,成交!」船夫数了数手中从纳琪获得的钱币,十分满意地笑了一下,将钱揣进自己的口袋里面。「上船吧!」

「走吧,纳琪。」

「嗯。」

纳琪先到了船上,随后便伸手将老婆婆牵着,老婆婆便弯腰,较为轻松地上了船。纳琪还是气哄哄的,看也不想看那个船夫一眼。时不时瞥到了,就给人家一个白眼。

「出发咯!」站在船尾的船夫脚一蹬,船便驶了出去。

今天的天气特别的晴朗,在天空中还飘着一些白云,整个海面十分的澄澈,一片望过去都是湛蓝的水。风十分的安静,水面掀不起大浪,船夫划着船,让船在水面上一摇一摆。整个船十分安静,最吵闹的纳琪也不说话了。

船夫十分熟练的划着桨,而坐在前面的赛普亚戈达仔仔细细的望着前方的那片海,她知道有那么一个谁就在前方的海中等着她。她这一生经历了太多事情,在满是皱纹的脸中,那一颗忧伤的眼神凝视着船行驶的方向。表情十分的安详和安稳,她似乎就只想找到那里。

而一旁的纳琪,脸中带着一些气愤,还带着一些欢喜,也带着一点兴奋。她本来就很年轻,在加上脾气有一点孩子气,固然十分的期待这次的旅行。

船就这样荡呀荡呀,向目的地一步一步地接近。

船的周围多了许多海鸥的身影,看来已经距离加多尼那岛(Kadonya Id. )不远了。

纳琪她们的目的地并不是加多尼那岛,加多尼那岛只是其间的一个中转站而已,要去往他们的目的地,还得在这片海上转个两三次才行。这是一个几乎整个国土都在岛屿上的国家,除了一些较大的岛屿外,还有成千上万个小小的岛屿。在这些岛屿当中,一些大的可以装下两个城市,而小的这就只是突出海面的一块礁石而已。加多尼那岛是属于那种不大不小的岛屿,岛屿上就只有一个镇子。而他们的目的地则是那些最小的岛屿中的一个,那个岛上只有一户人家。

船夫把船停在了加多尼那镇的码头边,纳琪先上了岸,随后便伸手帮助赛普老师上岸。船边的水十分透明,几乎可以毫无遮拦地看见水底深处。

「好了,我就送到这里咯!」

「嗯,谢谢,再见。」赛普亚戈达礼貌地道了一声再见。

「赛普老师,你不用对他客气的,我们可是给了他那么多钱啊!」

「纳琪,得有礼貌!」赛普呵责了她。

「哼,我就是看不惯他,我看不惯他,难不成我还给他低头哈腰不成?」

「好啦,别生气了,这么美丽的景色岂不就被你浪费了,这可还算是一个比较有名的景点哦!」

这时纳琪才看见周遭的一切——

整个镇子的墙都是彩色的,层次不齐的屋体间,山坡的高度缓缓提升。海鸥在蔚蓝的天空中打转,发出清脆的啾鸣。宝蓝色的海水在午后斜阳的照射下,波光粼粼,一旁的石灰墙也被照的五彩缤纷。靠近码头的街道便是市场了,人也不是很多,但是十分热闹,各个店铺前总有几个人在挑选些东西。一旁海水拍岸的声音时不时会传过来,还能听见几声卖东西的人的交谈声。

「哇!」似乎刚才的气愤都消失了,纳琪的眼睛中似乎也在闪光,她东看看西看看,看过了一味的蓝天的她,对眼前的事物简直爱不释手。「赛普老师,你看看那个房子好可爱……对了对了,你再看看那个!还有这!」

「好啦好啦,看你那高兴的样子,我们先去找一个旅店,然后把你背上的行李先放下。走了一天了,今天晚上我们就住在这里了,你有的是时间去欣赏这些风景。」

「哦,今天就住这里呀,那我可就得好好休息一下了。」随后纳琪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尽管他背上还背着一个硕大的背包。

「纳琪,你可别高兴的太早,找旅店的任务可就靠你了。」

「诶~,哎。」纳琪稍稍失落了一下,「交给我吧!」随后抖擞地回了一句。

随后他们在镇上转了几圈,找到了一个离海比较近的三层旅店。

「一晚上一共1凡320赛8卡。」柜台的老板娘说到,「两间房,带早餐,向海。」

「好的这里一共1V 20S 8K,请点清。」纳琪把钱给了她。

「看客人您的外貌,应该不是我们国家的人吧。」

「对,我们来自北方。」赛普亚戈达回答道,纳琪正在找证件。

「是指阿雷卡(Αλεκα)大陆吗?」

「是啊。」

「那里的冬天肯定很冷。」

「对。」

「不过我们这儿唯一的好处就是一年四季都很温暖就是了。」

「哪里哪里,光是这一点就已经很羡慕了呀,像我这种老骨头早就已经受不了那样的寒风的摧残了。」

「不不,我看客人您现在仍然十分精神的呀,都能到我们这地方来做客。」

「哪儿的事?我只是来找人罢了。」

就在这时,纳琪把他和赛普的证件翻了出来:「哎呀,找到了,找到了。这是入境许可,可以登记了。」

「好的,现在就给你们登记,是纳琪·科索隆·菲索维(Nachi Kosolön Phÿþowve)和露嘉·阿茜昔·赛普亚戈达(Ruga Acisse Jhsaptiagœda)两人对吗?」

「是的。」纳琪回答道。

「好的,这是房间的钥匙,房间在三楼,一会我让人带你们过去。早餐就在大厅里吃。」他指的是周围正在用餐的人群,「平常要吃饭,点餐就行,不算在房间费的,晚上一楼有人喝酒,不过你们住在三楼,应该不会吵着你们。」

「嗯。」

「多琳!」随即,刚刚端完菜的一个服务员从桌子边走了过来。

「老板娘,来了!」

「多琳,你带她们去房间吧。」

「好的。」

「那么两位,最后欢迎你们来到薛克瓦索(Schöccøwassó),祝二位旅途愉快!」老板娘做出了一个标准的微笑。

「谢谢!」纳琪冲着老板娘笑了一下,道了谢。

「那么二位,请跟我走,行李给我拿就行。」

他们上了楼,来到了两间房前,左边是纳琪房间,右边是赛普亚戈达的。

「那我就先下去了。」多琳向着她们鞠了一个躬。

「再见。」纳琪道了一声。「赛普老师,那我先把您的行李放你床上。」

「嗯,一会我自己再整理整理。」

「要不我帮您……」

「不用,我筋骨得好着呢。」

「那……好,好。那我先回我的房间去了。」

包一甩,人一躺,「呵~」纳琪舒坦的伸了个懒腰,「哈~终于可以稍稍躺下了。」他随后便起身,拉开了木窗,一派美丽的海景呈现在眼前。

纳琪打了个盹,醒来后已经是傍晚了。

「咚咚!」有人敲门,她便把门打开了。

「现在去吃饭吧。」

「好的。」纳琪很高兴的样子。

于是她们便在镇上找了一个靠海的餐馆,看着夕阳吃起了晚饭。吃饭时,她们并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享受着。赛普亚戈达时不时望向海的那头,怀念着他——寻找的那个人。

吃完饭后她们在这里过了夜,第二天一大早就离开了。

「再见,祝你旅途愉快。」

「承蒙照顾。」赛普亚戈达礼貌地点了一下头,纳琪也跟着点了一下头,便离开了。

「走吧,去码头。」

「嗯,我看看,我们下一站应该是皮格斯岛(Piggs Id.)对吧?」

「嗯,是的。」

「之后再转到凡克岛(Venk Id.),接着是亚斯托尔岛(Astoll Id.)。哎,真是的,为什么要转那么多次船呀!」

「没办法,我们要去的那里太小、太远了,每从一个大岛,到另一个大岛周围的小岛都必须得转一次。」

「真麻烦!」

「你就是要耐心一点,纳琪。」

「好的,赛普老师!」纳琪有板有眼地模仿着士兵敬礼。

「哈哈哈,你可真是。」

于是她们再次踏上了在海洋上奔波的路程,来到凡克岛时已经快要到黄昏了。

「今天就住在这里了,明天不用走得太早。」

「好的。」纳琪扶着赛普上了岸,「那之后怎么办啊?」

「找旅馆啊。」

「不,赛普老师,我说的是到了亚斯托尔岛之后的事情,之后应该怎么走?您的朋友在亚斯托尔岛东偏北的地方不是吗?但地图上并没有显示啊。」

「这个你不用担心,到时候你会知道的。」

于是她们在这里过了夜。


1. 赛波Sirbor,拉普大陆较为通用的货币,是由银子压成的薄片

2.卡迪Cadÿ,拉普大陆的货币,由铜压成的薄片

3.凡塞尔Vensil,全世界较为通用的货币,由金压制而成。拉普大陆的货币:凡(塞尔)V(ensil)、赛(波)S(ibor)、卡(迪)C(adÿ)、比(纳)B(inû),汇率关系:1V = 30S = 10C = 30B。

第二天早上,纳琪正在收拾东西,今天可以等天亮之后再出发。她心里盘算着那里到底是怎么样的神奇,就是怎样才能抵达那里。当然,今天自然会知道答案,但他仍旧十分地好奇和兴奋。虽然吃早饭的时候,他在想对赛普老师询问了一番,但得到的仍旧是那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上午集市已经散去了,零零散散的马车拉着货物朝着岛上的田野方向拉了过去。赛普亚戈达站在码头边,等待着纳琪买纪念品。她望着海上平静的波浪,她感觉已经很近了。

「抱歉抱歉,赛普老师,我来晚了。」

「没什么,我们出发吧。」

纳琪再次和船夫讲了一番价之后,船,再次从海港出发了。这次讲价十分顺利。

中午的太阳有些刺眼,不过船上有遮阳的棚子。她们在床上吃了午饭之后,又过了一个小时,便到了亚斯托尔岛。这是一个更小的岛屿,可能只有两三个农场和几片树林,码头的规模也小了很多,岛上唯一提供住宿的地方,也就只有一家酒馆而已。小镇只有几个小街,全岛不超过一百人。

她们找到了那个酒馆,打算休息一下。一进门,男老板便惊奇地说道,「哟,罕见的旅行者呀,今晚上在这过夜吗?」老板停下手中的活。

「不用,我们只是在这休息一下,一会儿就离开。」赛普亚戈达回答道。

「离开?去哪儿啊?这附近没什么可玩的吧。」他又开始擦杯子了。

「去下一个岛,我们不会在这里待太久,我们是来勘察的。」

「哦,不容易呀,那……喝点什么?」他把擦完的杯子放了下来,手撑在吧台上。这时,纳琪她们已经就坐了。

「我喝红茶就行。」

「那我喝点鸡尾酒吧。」

「好勒。」

「叮铃~」有一位客人进来了,「哟,外面来的客人啊。」一个胡子十分凌乱的人走进了酒馆,「您好。」他向着赛普她们有礼貌地打了个招呼。

「您好。」纳琪微笑着回答到,这时赛普正在喝茶,便微笑着点了一下头示意了一下。

「她们是来勘查的,不过夜。」

「这样啊,欢迎欢迎,我们这儿很少有人来的。」

纳琪礼貌地朝着他们微笑示意了一下。

「还是老样子。」那人坐在了吧台上,向老板点酒。

「下午就开始喝?」

「没法,闲!」

「那……好。」

随后,一杯泡好的酒呈了上来,那个人开始和老板聊了起来。

「准备走了。」

「去哪啊?」纳琪好奇的问,「真的去勘察?」

「怎么可能去勘查。」

「那你跟他们说……」

「去码头。」

「码头?去码头干什么?没有船夫找得到你所说的那个地方吧。」

「不是去找船夫,而是另有他人,你跟我去了便就知道了。」

「那好吧。」

「你先把帐结了。」

「好。」

于是他们离开了酒馆,来到了码头边。刚才载他们来这儿的船已经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艘更加精致的船,上面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有些年老,十分体面,与周边炎热的氛围格格不入。赛普把他带到了那艘船的面前,那个人深深的向她鞠了一个躬。

「您好,露嘉·阿茜昔·赛普亚戈达女士,我是管家埃德蒙(Edmond),请跟我走。」

「好的。」她回答道,「纳琪,走,上船。」

「好……好的。」她有些惊奇,但她仍旧跟着老师上了船。船内似乎比看着要宽敞一些,应该是错觉吧。船舱内有两个沙发和两台蜡烛,纳琪惬意地坐下了,她把背包放在脚边,身子整个陷入沙发中。

「赛普老师,这就是能说的去往那里的船吗?」

「是的。」赛普亚戈达端庄地坐着。

「大概还要多久呢?如果让我在这里过夜的话也不是不行。」

「不用过夜,大概日落的时候就能到吧。」

「哦这样啊。」

这时她将船舱内的窗帘拉开了,发现了一张十分平整而且透明的板子,透过板子,大海的景象一览无余。

「这是?」

「哦,这叫做琉璃,是通过一种很特殊的方式加工的产物。」

「哦。」纳琪仔细打量着这块神奇的板子,「真漂亮,就跟这什么都没有一样。」

「嗯,这样澄澈的透明很神奇对吧,这可是多亏了我们这要去拜访的人啊。」

「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啊?他一定很神奇。」

「你到时候就会知道了。」

「……,您又不告诉我。」纳琪嘟着嘴。

船很快就开始动了,刚开始走得很慢,和普通的船没有什么区别,可是当后来离开岸边有一段距离之后,速度便突然开始变快了起来。但无论何时,船都十分的平稳,一点都不像是飘在海上。

「这艘船怎么能划得这么快?」纳琪惊叹道。

「不用惊讶,以后有的东西去惊讶。」

「但这真的是船吗?」

「你可以说它是,也可以说它不是。」

「但这么快的速度,会是人在划船吗?刚才那位也不可能会有如此大的力气啊。」

「这当然不是他划出来的,这是船自己在动。」

「自己在动?不可能啊,这么小的船不可能载得下蒸汽机这么大的块头!」

「纳琪,你冷静地听我说,我知道你我都是研究能源的,不可能对能源不了解,这的确不是蒸汽机。其实,我们之前的理论一直都有一些错误。」

「错误!?」

「你还记得发明新能源照相机时候的事件吗?」

「当然,那可是科学史上的著名事故,当时还是赛普老师,您预言的失败呢。这件事情有什么问题吗?」

「当时的失败就是因为理论的一种错误,但错误的内容具体是什么?我还在研究。」

「这样么……」

「但这个错误如果不纠正过来的话,将会有严重的后果。对了,你相信传说吗?」

「传说?什么传说?是关于龙或者是鬼怪之类的那些冒险家追逐和流传的那些的吗?」

「嗯,是的,这些就和那个错误有关,至于错误的细节,你上岛之后也许会更加清楚一些,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

「哦。」

(又是这句话。但毕竟马上就会看见了。不过那里究竟是一个怎样神奇的地方?应该是十分气派的吧,但毕竟不会很大,连地图上都没有标志出来。不过那个理论的错误我也十分的在意,那究竟是什么呢。卡农结晶理论?还是光能理论?)

纳琪通过那块透明的窗户,望着下午阳光照射下的海面,思考着。按奈不住内心的激动。

船依旧以一种很快的速度在海上移动,时间也在一分一秒的过去。

太阳渐渐朝着海面落去了。

纳琪望着海面,刚才稍稍睡了一小会儿,海面上依旧什么都没有,一点陆地的影子都看不见。正当她如此抱怨的时候,心中突然一紧,吸了一大口气,心跳加速。纳琪望了一眼赛普老师怎么样,但她却一脸平静,等她再次望向窗外时,一块陆地出现了,而且在向着她靠近。

「快到了。」

「目的地?」

「对。」

随后,船开始渐渐减速。最终安稳地停靠在一块延伸向海里的石阶边。石阶的另一端伸进了树林里,里边十分黑暗。金黄色的太阳在后边照着,整个海面都是金光闪闪波光粼粼的。

这时候,埃德蒙走了过来,手中拿着一盏蜡烛。

「赛普亚戈达夫人,纳琪小姐,请跟我走。」

「纳琪,走吧。」

「嗯。」

纳琪似乎有一点失望,她认为这个地方应该是很大气磅礴的,而这么看来一点磅礴的影子都看不见。倒不如说是有些阴森。

赛普和纳琪上了岸,船仍旧停在那里。

石阶似乎有些滑,背着背包的纳琪不敢走得太快。石头上时不时会出现一些青苔而世界周围则是一片漆黑。

纳琪紧跟着赛普的脚步,不敢离太远。

埃德蒙走在最前面,蜡烛的光十分微弱,而且还在飘动。

他们沿着石阶向上走,走了很久。

「还没到吗?」

「纳琪,你再耐心一点。」

(这个岛有那么大吗?刚才坐船的时候我觉得应该没有那么大才对呀。)

随后,他们来到了一个木屋子前。屋子特别的小,门似乎也很老旧了,门把上还有锈。

「这……不会就是赛普老师您说的那个人的住所吧。」

「嗯。」

「难不成那个人特别的喜欢自然,住在这么一个破旧的地方?)她心里想着。

埃德蒙把门打开了,他用蜡烛把室内的蜡烛给点燃,整个屋子亮了起来。

里面有两个沙发,一个地毯,有一个书柜,旁边还有两个小门,应该是通往卧室的吧。

「怎么没看见有人啊?」

「他不在这里。」

「不在这里,那我们到这里来干什么呀?赛普老师。」

「你看好啊。」

「看好?」

就在这时埃德蒙把书架上的一本书拿了下来,找到了一个被书挡住的小孔。随后,他又从兜里拿出了一把钥匙,插进了小孔中。

「轰隆隆!」整个房子开始动了起来,发出的巨大的响声。

「怎么了?」纳琪惊奇的问道。

突然房子的屋顶开始向上升,房子的墙开始向两边移动。窗外的树也开始动,地板开始向下陷。随后在地下露出了一个石门。

门接着一个甬道。

他们跟着木板一起下陷,来到了这个石门前。

「啪!」埃德蒙打了一个响指。随即甬道里面的所有火把都燃起来了。

纳琪终于缓了过来,摇了一下脑袋,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见的事物。

「纳琪,欢迎来到魔法的世界。」

赛普亚戈达笑着对着纳琪说。

走吧,快点。」一位带着眼镜的老婆婆指着前面昏暗的甬道,朝着一位年轻的金发女子说到。一旁站着一位白发的穿着西服的管家先生。

「赛普老师,这是?」

「通往那里的路。」

「不,我是指您说的『这里』的事情。」金发女子十分地惊讶,似乎不敢面对眼前的事物。

「没什么,纳琪,只是空间上有些不一样而已,但其他的事情和你生活的世界可是完全一样的哦。」

纳琪似乎放心了一些,稍稍舒缓地呼了口气。

(既然都来到了这里怎么能够不前进呢?纳琪,你一定可以的,你又不是什么千金小姐,你可是研究员啊!那种一定会站在世界的最前沿的女人!而且站在你面前的人难道不就是你最信任的老师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勇敢的去吧!)

于是,纳琪迈开了第一步,踏进了甬道。

「咚!」

从纳琪心底传来一阵巨大的响动,整个心脏似乎都缩紧了。纳琪十分难受地捂住自己的胸口,她弯下了腰,蹲在墙边。「咳咳!」咳嗽了两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从体内往外面冒。

「纳琪,坚持住,一会儿就好了!」老人——赛普亚戈达——正在鼓励纳琪并用手拍了拍纳琪的背。

一阵呕吐感之后,纳琪似乎舒服多了。于是她再次站了起来,挺直了背。

「走吧,赛普老师。」她在逞强,她不想让赛普亚戈达觉得自己弱不禁风。

「你真的是……好,走吧,记住,有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给我说。」

「嗯。」纳琪微笑着说到。

于是纳琪和赛普亚戈达跟着管家——埃德蒙朝着甬道的深处走去了。

甬道是一个不算很窄的隧道,墙壁上挂着火把。纳琪注意到了这些火把:「赛普老师,这里的辅素4会消耗殆尽吗?」

「亏你注意得到呢,纳琪。不愧是我教的学生。」

「嘿嘿,谢谢夸奖。」

「对,的确,这个甬道的辅素是不会被消耗殆尽的,是一种特殊的力量在维持着。这个特殊的力量就是——」

「赛普老师您说的那个,对吗?」

「对,是的,就是那个。」

「连这个都做得到?」

「这算什么,比这个困难的多的事情都能够做到。」

「真厉害。」

纳琪走路轻松多了,似乎整个身体都被激活了一般,比之前还精神。

「赛普亚戈达夫人,快到出口了。」

「哦,纳琪,快到出口了,记得把眼睛给捂上。」

「把眼睛捂上干什么?外面不是天都已经黑了么?」

「纳琪,我们已经离开了入口那里的空间了。」

「什么?我们已经离开了?那……」

随即,纳琪胸口又震了一下,但这次很快就好了。

随后一阵强光刺入了纳琪的眼睛,她睁不开眼。而一旁的赛普亚戈达和埃德蒙却是早已准备好,捂着眼的。

「给你说了,动作不快点,看吧。」

「好啦,赛普老师。」纳琪感受到了风,一股令人舒适的风。她知道,现在已经离开了甬道了,也听不见声音在甬道的石壁上反射的声音了。

于是,纳琪也开始渐渐将眼睛睁开。

(阳光实在是太亮了,眼睛被刺得睁不开,但只有硬生生地把眼皮给弄开了。)

眼前一片的景象把纳琪震惊到了。

周围全是草,没有一点树木,但草也不是很高,时不时还会有一些花在里面。

背后是甬道,甬道的入口有一些石头铺垫的平地,随后石头渐渐埋没在草里面——便是纳琪现在所站的地方了,她知道自己是踩在泥巴上的。

天十分的高,太阳在洞口左边斜照着,时不时会有一些云飘过,有高有低。前面是一望无际的草原,时不时会有一些突起的石头。

「走吧。」

「去哪里?」

「跟着走就行,相信他。」赛普亚戈达指了指埃德蒙说到。

于是埃德蒙再次开始走动了起来,他朝着正前方走了过去。纳琪她们也便跟着埃德蒙的脚步,朝着不知哪里前进。

走了大概几十步的样子,纳琪回头看了看来的方向。令纳琪震惊的事发生了,甬道的入口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片陌生的草地。

「赛普老师,赛普老师!出口消失了!」

「这很正常纳琪。」

「您是指这种变换莫测的景象么?」

「是的,纳琪,一路上你还会遇到许多的景象,好好欣赏就是了。」

于是纳琪再次朝着前方看去,一点也不去多想。她知道,赛普老师说的也许不一定是真的,但她也知道,现在唯一能够做的事就是相信赛普老师说的,照做就是了。

过了一会,草开始变得少了起来,树开始多了。一条泥巴路也渐渐地显现了出来。

「哎呀!」纳琪赶到一阵冰冰凉凉的感觉从自己的脸上传来,被吓住了。她便抬头朝着天空的方向看了过去。

下雪了。

「雪!?这、这这……真的是雪?」纳琪还是很惊讶,「赛……赛普老师,这是雪诶!」

赛普亚戈达只是微笑地望着纳琪,什么话也没说。纳琪似乎明白了什么,也不再惊讶了。只是安静地漫步在这个下着小雪的森林里。

树很高,天上也不知什么时候多了许多厚厚的云层。地面到处都是积雪,唯有他们所行走的小路上没有。纳琪似乎又察觉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但她忍住了,没有去问。

走着走着,出现了一座木头做的桥,他们走在桥的上面,雪也渐渐变少了。

纳琪再次回头看,发现这条路消失在了树林的深处,而且路上也多了许多的雪。(应该没有走多远吧,但是这条路却……,算了,不管了,这也应该是赛普老师所说的吧。)

过了桥,他们来到了一片全是石头的荒原,石头缝中时不时也还会有一些花草之类的生命。他们走在不知是谁在石原上凿出的小路上,渐渐穿过了石原。

接着他们又来到了一座山洞。山洞和之前的甬道十分地相似,石壁上挂着许多的火把。他们继续安静地穿过山洞,时间很快,也许只有几分钟吧。但每每纳琪回头看他们所走过的路的时候,距离总是令人意外的长。以致于产生了一种「我们走了很久了」的错觉。

出了山洞,是一个在悬崖上凿出来的栈道,栈道下是无尽的云海。他们就在这栈道上安静地走着,时不时,左边会出现一条瀑布,而右边,则仍旧是一只只火把。

随后他们来到了一片松树林,松树很高,地上时不时散落着一些松果。接着来到了一片广袤的沙漠,穿过沙漠之后,又沿着海岸走了一会儿,随后是草原、花地,又翻过一座山,穿过一个隧道,走过一片下雨打雷的草地。

不过神奇的是,下雨的时候纳琪身上的衣服一点也没有湿。至于走了多久了,似乎太阳一点也没有动,而路程却又感觉十分的遥远。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一直都很粗心的原因,我感觉一路上似乎就只有我们几个人会动?连一个动物都没有看见。)

不知何时,他们又来到了一个树林,柏树和松树都有的针叶林。树依旧很高,他们仍然走在一条泥巴路上。但不知不觉地,起雾了。

雾很浓,只能够看见几米远的地方。

「纳琪,跟紧一点,别走掉了。」

「好的赛普老师。」于是东张西望的纳琪向着赛普老师和埃德蒙的方向凑近了一些。

又不知过了多久,雾渐渐散了。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对铁门,铁门周围是很高的围墙。

「到了,赛普亚戈达夫人、纳琪女士。」埃德蒙站在铁门前朝着她们鞠了个躬。转身用钥匙打开铁门的锁,「吱哑」门开了。

「赛普老师,这就是您要找的那个人住的地方?」

「是的纳琪。」塞普亚戈达静静地说着,「这就是此次的目的地。」

4. 辅素:类似于氧气的东西

2人评论了“第空章 漫步薛克瓦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